我的前半生

不要在意这个名字,只是最近老妈爱看东方卫视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,觉得这名字听起来不错,拿来做做标题而已


¶ 小学

我是出生在陕西省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的孩子,(家里三代贫农,政治成分绝对合格)自小就喜欢捣鼓东西。不过小时候人长得比较瘦弱(现在也是这样),而且性格内向,总是被别人欺负。小时候没点啥科技树,那时候家里也比较拮据,没去学啥补习班。唯一可能的科技树是幼儿园时候老妈给我报过识字班,所以这也可能是我从小就喜欢看书的原因。
老爸几乎没出过远门,但是关于道路建设、地图规划相关特别感兴趣,新闻发生什么事报道一个地名,他能第一时间指出在哪个省哪里哪里。每次看到铁路公路建设新闻都特别激动(可惜现在没能力带他全国到处逛逛)。所以我打小地理成绩都很好(嘛,高中分班时候我地理可是每次都考90分以上的,得意一下)

¶ 中学

初中高中时候沉迷化学,也是那个时候第一次接触了“社区”是个什么东西。尤其是我在混迹于“化学吧”的时候,那时我是一个家庭实验党,认识了许许多多和我怀揣爱好的同龄人士,现在那些人名字我都依稀记得——钼银、远望号、萌溴、康斯坦丁买买提(我才发现他的头像换成琪露诺了诶)、总是来顶贴的氨铵胺NHx(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宅头像)

那段时间,尤其是高三毕业的时候,自己捣鼓做了很多实验,现在回头看看感觉颇为的NC,不过也算是那时候的一点点记忆。用工业硫化钠提纯药店买的贵的吓人的朱砂、加热亚硫酸氢钠去还原溴化铜做溴化亚铜,后面还捣鼓了乙醚去洗涤了它(乙醚啊)。还做过诸如溴化六氨合铜这样安全又美观的络合物。
虽说现在翻看着原来的帖子,实验都觉得脑残无比,但是那段时间是我欢快而又愉悦的阶段。那时候一觉醒来,第一件事是把床边的化学书拿来看(哪像现在是拿手机玩)。睡前还记得看一个小时化学书,有时候太沉迷,看太久熬夜也是发生过的。
还有捣鼓各种实验,家里的旧房子让我开辟成了“实验室”,攒了一堆钱去买了好多东西。还曾经在网上买过硝酸钍,不过这东西还算安全。还把家里的尿素和碳酸钾混合放在坩埚里面,放进冬天烤火的炉子里面,制取氰酸钾(再次强调这东西低毒!不是氰化钾),弄得满屋子氨气味。现在已经是四五年前的记忆了。

¶ 大学

脑残的日子转瞬即逝,我上了我想去的大学(其实原来目标是北京化工大学的,结果后来发现考分比这个学校分高,然后没去报考,当时总觉得只挂个211名头还不够响),最后也转到了我最想去的专业。

在大学里学习了catia这个软件,开始进入了另一个沉迷期。那段时间用catia画了好多枪械模型,还跑去挂在了微小网上面(我的天,好久不去才发现积分都已经快900了)。不过catia这个科技树点的有些偏,毕竟这东西只有飞机制造和汽车曲面设计相关专业才用,不像3dmax、犀牛、ProE等软件那么常见。但不管怎么说,建模这个科技树是点上了。那时候还顺手点了一些PhotoShop、Audition、Premiere的科技树,本来还打算学Flash的,那时候看见那蒙蔽的动画脚本果断放弃。(不要问我为啥没有AE,请先问我的电脑) 这些科技树为我之后的路也是减少了很多阻碍。

然后终于到了我们的正题——Minecraft。这个科技树绝对是我点过最魔幻的。为了这个科技树,我学习了github、java、前端、视频制作、普通话二级、废话能力max、修仙能力等诸多相关的计算机网络知识。(“来来来,给我们露一手,现场写个东西出来” “我不是,我不会,我没有”)

Minecraft第一次接触的时间和我注册b站账号的时间差不多。都是在14年的夏天。一开始没太在意,也投过几篇远古稿子,不过都是catia相关或者Premiere相关作品。到了来年春节附加,萌溴带我去玩了个服务器,我看他录了个实况觉得挺有趣。在服务器最后快要关服时候录了个游览实况,那应该是我第一次走向实况之路了。(所以这也是为啥那个视频的封皮写着“萌溴的服务器生存实况”)
不过那时候也是录着玩,一年也才除了十几个视频而已。虽然是带mod的实况,玩的大致方向还是原版红石相关。

这时候我遇见了太玄和gonglinyuan。这一定是命运的羁绊吧XD。gonglinyuan主要还是对他的核电教程印象深刻,做的很不错,不过他说话似乎还是有些紧张,不是特别自然。太玄就大不一样了,说话就和日程对话一样,流畅而且思路清晰。太玄也是少有的主打编程和逻辑电路向的教程作者,确确实实填补了这方面的一个空白。